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强国论坛 >

黄兆群:《毛泽东与中国政治的意义》

时间:2018-12-25 11:28来源:原创 作者:黄兆群 点击:
  这些年,阅读的兴趣越来越由外国历史转向中国的历史,特别是当代的中国历史,而要研究中国当代历史,就绕不过毛泽东这个人。为此,我读了若干能够搜集到的关于毛泽东的书,他本人的,与他同时代的,以及后来人评论他的,甚至因为兴趣所在,我还去过韶山、上过井冈,参观遵义、漫步延安,10几年前,也曾组织山东部分在县乡两级的中学或中专的退休老师,一起撰写了一部回忆录性质的《从毛的革命到邓的改革——山东乡村实录》,但这样的书,话题敏感,出版不易,所以至今书稿还存放在柜子里。

  2013年12月26日,是已故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这几天,我在思索着毛泽东与当下和未来中国政治的意义。

  毋需说,除了旧时代的对抗分子,现在活着的中国人,少有人会去评论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夺江山的是与非。当下争论的聚焦点,似乎是建国后到毛去世的这一段(1949-1976),特别是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这一节。
  说毛泽东与中国政治的意义,选取这个视角,似乎把毛泽东和邓小平放在一起比较,更能简明扼要些。

  先来说毛泽东。

  毛泽东采用步步推行全民公有制的方式领导中国各族人民走社会主义的道路,理想伟大,但试验并不完美。
  -----例如:层层的计划经济和层层的党委领导机制,类似前苏联的战时共产主义,非常适合对外应变,但严重约束了国内人民自由生活的空间。人民公社制度,兵团农垦制度,一切国有化的城市工厂制度,培养了集体主义和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共产主义风气,却也限制和牺牲了民众的个人自由。

  -----例如:城乡二元体制,相互之间待遇上存在着政策性的明显差别,城乡之间也缺乏流动机制。毛泽东自己晚年也承认:中国还有三大差别:八级工资制度的差别、城乡的差别和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他自己因为没有在他的有生之年消灭这些差别而感到深深遗憾。当然,他的这份遗憾,是就国家层面上说的,而对于城乡符号、集体符号、工厂符号的特定群体来说,差别却是微小和模糊的,故而,许多从毛时代走过来的人,往往怀念那个时代的人与人之间的大致平等。

  ----例如:毛泽东在他自己非常看重的文化大革命中,力图用大民主的办法,让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接受被领导者-人民群众的监督,借此防止共产党的官员变修变娇气--安于做官当老爷,从而缓解社会矛盾,主要是干群矛盾,但他的这个试验,多受诟病,他自己也承认只能算个“三七开”。官员们明显的开始夹起尾巴做人了,不敢再在群众面前扬武耀威啦,而代价呢?却是有一个时期出现了类似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时期雅各宾派专政那样的局面--运动失序-民众的无政府主义思潮迅速崛起。

  毛是新中国草创时期的一代领袖。他的突出功绩,源于善于领导党去组织和发动群众跟党走的领导艺术,源于他念念不忘中国普通的民众根本利益的改善和政治地位的提高---新中国妇女的解放,新中国免费的教育制度,新中国基本免费的合作医疗制度,新中国独立自主的工业、农业、国防力量的基础建设。。。

  毛泽东精神的遗产,是反对压迫、反对剥削、造反有理、自力更生、集体主义。核心是---为了实现社会的公平就要建立财产公有制度,而且还要不断革命--只要社会有矛盾,就要有阶级斗争,就要有革命。


  再来说邓小平。

  邓过世也有16个年头了,今天,他像毛泽东一样,也越来越成为中国人民的一个精神符号。

  邓比毛小11岁,党内资望,在有毛一代,并不显赫。邓的政治声誉,跃起于文革后期,得益于党内斗争。毛泽东治党治国,擅长在自己总掌舵的前提下,搞党内各种势力的互相制衡,文革前是军队派和文官派的明争暗斗--如彭德怀的倒台,军队派受到压制;文革期间,林彪为首的军队派起来压倒了文官派,如刘少奇、邓小平的倒台;文革后期,则是江青、张春桥的新派与林彪事件后重新启用的邓小平、叶剑英等老派的制衡。江、张等新派擅长控制舆论阵地,而邓辈老派则谙熟党内斗争的技巧并且具备综合治国的能力。

  毛过世以及中间人物华国锋下台后,邓掌握了全面治理中国的实权。

  邓的治国方略,前后有一个变化过程。先是维持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同时陆续吹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1980年代初期,开始搞农村改革(家庭联产承包制度),1980年代中期开始搞流通物资的价格双轨制,继而是国家全面的物价改革,结果,步子走得太快,引发“八九风波”,从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口强调“四个坚持”,眼看改革进退维谷,已经从正式领导岗位退休了的邓,1990年代初,借南巡讲话,狠下心来要把中国人民从对国家政治的热衷,导入到对国家经济和个人利益的关注。股票出现了,特区推广了,城市中大部分的工厂和原来乡下的集体企业改制了,工人陆续下岗,公有制的一统天下被打破,市场经济成为国家经济的发展杠杆,进而出现了收费的教育改革、收费的医疗改革。。。在这种步步的改革推进中,中国的经济搞活了,但中国的社会也明显分层了,形成了若干利益集团。有资料显示,中国农民和城市一般工人的生活满足指数,持续到1990年代中期为最高,而后变成下降态势,为什么?因为先前应付生活、教育、医疗等等的开支比例小,而后来随着方方面面的市场化,农民和普通工人的境遇,也就步步恶化了。

  邓的治国,有一个不变的追求,那就是要民富国强。邓小平的政治遗产,是把中国人从为集体奋斗的理想带回到为个人利益奔走的现实,给人民一定的谋私利的自由,让国家处于改革旗帜下的动态发展,同时积极的“师夷长技”,参与国际竞争,力求与世界强国看齐。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也出了个邓小平,与我们的民族而言,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正是毛邓这两个人,给中国打造了一个手心手背的治国理念构架,而这一点,恰恰吻合了一个现代国家政治追求的基本特征。这就是:公平和财富,稳定与发展,可以各有侧重,但是,两面旗帜,缺一不可。

  放眼世界,可资佐证的例子很多。比如:美国。美国早期也是有两面旗帜的。托马斯-杰佛逊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这两个人做代表。美国内战和南部重建以后,先前汉密尔顿的强调联邦权力-维护工商业资本家的利益--这面旗帜,基本由共和党出面扛着,而杰佛逊的维护州权、人权、农场主和社会中下层利益的旗帜,则是由战后重生的民主党继承着。两党,借助选民政治的机制,轮流执政,维持着国家政治的平衡。再如:英国、法国和那些所谓的西方发达国家,政治上,都有两个或者两大政治阵营平衡着社会各阶层的利益。

  中国将来的天空,将是毛和邓两面旗帜交替飘扬。

  当着国家要大力发展经济、要对内拓展私人资本的空间和对外扩张国家资本的势力的时候,邓的改革旗帜就会上下翻飞。当着社会财富差别明显拉大、社会不公积累严重的时候,毛的斗争和革命的旗帜就会高高飘扬。相伴相随的,是一种政治现象会时常发生,那就是--社会利益集团的矛盾和对抗,势必反映到党内斗争中来,共产党不会有表面的集团对抗和分裂,但党的内部,避免不了的,会时常发生两种政治势力的不断交锋。

  把握好两面旗帜的平衡,显然是对中国当政者政治技巧和管理智慧的最大考验。

2013/12/31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