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强国论坛 >

黄兆群:《关于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专制独裁》

时间:2015-02-25 23:19来源:原创 作者:黄兆群 点击:
      朴正熙执政时厉行专制独裁。这在中外学术界已成不争的结论。但细加考究,此论失之严密。当年朴正熙的政敌、后来成为总统的金大中,对于朴正熙说过一段公道话:
他也曾有过军人的纯朴。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也不允许搞阴谋,也曾正确地认识到在野党的价值。不幸的是,他利令智昏,逐渐远离了正确的政治之道。

     朴正熙治韩的19年,应当分阶段来看。应该说,从朴正熙1961年当政到1971年他第三次连任总统,这十年间的朴氏政权,虽有许多高压措施出台,但还不能算做真正的专制独裁政府。

诚然,这期间,朴氏政府关闭了数百家新闻机构,但并未封杀公开批评政府的言路。朴正熙统治下的1971年之前的韩国,公开批评政府的言论,虽不受当局捧场,却也未受到禁锢,其实际程度之甚,以至于朴正熙本人都感到十分的沮丧。朴正熙曾毫不掩饰地说过:

     大多数韩国知识分子畏于公开表达他们对政府政策的赞同看法,至少是担心会被斥为奉承者、伪君子或是政府的工具,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在我看来,除非我们的知识分子彻底改变这种想法,否则现代化是永远不能实现的。当然,批评政府的错误的权利是根本性的。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知识分子会感到赞扬他们自己政府的成就是不光彩的呢?他们太胆小、心胸太狭窄,以至于不敢表达自己内心的真正感受,真令人遗憾啊。

     1971年之前,朴氏政府也未曾压制在野党的政治势力,更未限制它们的公开活动。朴正熙于1963年和1967年的两度当选,都是通过公民直接投票选举的,不存在任何非法交易。这一点,即使朴正熙的政敌也承认:“选举是比较公正的。朴正熙的军事统治因而有相当程度的合法性”。至于1971年的总统选举,当时的在野党领袖金大中对于1971年他本人参加总统选举时的韩国政治形势,有过真实论述:

[1971年]民众支持反对党候选人的情绪空前高涨,参加反对党候选人竞选活动的人也空前广泛。许多神职人员、学生和知识分子都为我的竞选活动奔走呼号。例如约有8000名大学生自动担任反对党的票箱监视人,以免有人作弊。我作为反对党的候选人,所代表的远远不只是一个党。¨¨¨我提出了废除乡土预备役制度,促进南北会谈,通过“四巨头”的合作实现半岛和平,实行公众参与经济从而促进自由企业制度下的公平分配,粉碎永远实行个人独裁统治的阴谋。这一纲领变成了公众关心的焦点,得到了民众的巨大支持。1971年的总统选举反映了候选人之间在许多具体问题上存在着针锋相对的争论。这在韩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因此国内外对这次选举都投以赞许的目光。

      1971年,是朴正熙政治生涯中的分水岭。正是以这一年的总统连任选举胜利为起点,朴正熙开始在韩国明目张胆地践踏民主,走上独裁统治的道路。例如:
1971年12月6日,朴正熙宣布“国家非常状态”,强调以国家安全保障为最优先、绝不容许一切构成安全保障上的弱点的社会不安定因素、树立安全保障主义的新价值观。朴正熙政权不顾在野党的激烈反对,12月27日变相通过《保卫国家特别措施法》。该法严格限制公民的迁徙权利,禁止公共集会和游行,近一步限制言论和新闻自由。接着,赋予总统以对于物价及工资的冻结权、国家对人力、物力的总动员权、户外集会及示威的决定权、出版管辖权、限制团体交涉权、预算变更权等广泛的非常时期的大权,并追认“国家非常状态”,使其合法化。

     1972年10月17日,朴正熙又颁布戒严法,废止宪法,解散国民议会,宣布政治活动为非法,并暂时关闭所有高校。同一天,朴正熙又抛出著名的宪法修正案,即《维新宪法》。总统的权限单方面扩大,几乎掌握了立法、司法、行政三权。新宪法规定总统不再直选,而是由新设计的“全国统一代表大会”选举产生。该机构由2560人构成,其中一半由总统任命,另一半从由总统核准的候选人中选出。总统的任期改为六年,可连选连任。国会成员的1/3将由总统指定。国会每年只可举行为期两周的聚会。总统可以任意解散国会。为了进一步加强总统的权力,宪法授权总统只要他认为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时,就可以暂时限制公民自由。

    很明显,此法赋予总统的权力之大,大大超出了民主政治所能认可的范围。总统直接选举制由精心设计的间接选举人团制所代替,这种办法有效地阻止了民意的喷射发泄和反对党提出自己的候选人。事实上,1971年之后的两次大选,再也没有人与朴正熙竞争。“朴正熙终身兼掌军政大权的最高统帅制彻底实现了。”议会中1/3的议员现在由总统指定。总统的决策无须经过从属于决策机构的政府其他部门的审议。总统可以发布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民主政治中的制衡原则在这里已遭到粗暴践踏。另外,如金大中所言,维新宪法所建立起的体制,“从根本上改变了反对党所进行的政治活动的的性质。在维新之前,反对党承认第三共和国宪法的合法性,把精力集中于竞选总统。因此,民主斗争实际上是一种以选举为中心的较量。但在维新体制下,斗争的焦点却在于宪法和政治制度本身是否合法”。

    更有甚者,1973年8月9日,朴正熙的中央情报部又公然在日本东京帝国饭店,绑架在野党领袖金大中,想置其于死地,只是由于美国的干涉和施压,才未得逞。
   上述种种,只是朴正熙在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走向独裁统治的一些具有标志性的事实。
 
    关于朴正熙走上专制独裁道路的动因,已有的分析可归纳为三种。

    第一种意见,认为是国际形势推动的结果。例如,研究韩国现代史的罗伯特·奥利弗就认为:60年代越南战争升级且进入70年代仍无止歇的迹象,并且美国计划到1971年要撤消亚洲战区,使得世界紧张形势加剧。美国在东亚的扩张战略严重受挫。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亚洲要由亚洲人防卫,为寻求摆脱危机,1972年2月尼克松突然访华。此举引起美国在东亚盟国的惊慌和不安。日本对美国事先未予通报感到不满和焦虑,韩国则特别担心美国放弃在韩的军事影响。这种担心,在尼克松把驻韩美军从38000人削减为2万人时,变得尤为突出。“不安情绪促使朴正熙加强了对南韩政治、经济和对整个社会的控制。”

    第二种意见,认为是朴正熙本人的自大意识及其统治危机促成的结果。韩裔美国学者吴其昌指出:发展经济的成功,使朴正熙捞取了不少政治资本,1967年得以连任总统。在保持公众形象的同时,朴正熙对于其下属官员来说却是典型的大哥大,一呼百应,说一不二。总统府秘书长、总统府侍卫长官、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和一批特别助理,在朴正熙的周围筑成韩国的权力中心。朴正熙认为只有自己的主持韩国的朝纲最合适,而其属僚们则把自己富贵荣华的希望寄托于朴正熙长期执政。1969年8月,国民议会在朴氏势力的影响下,决定废止宪法中规定的总统任期不可超过两届的规定。由于不再受宪法任期的约束,朴正熙决心在1971年大选中保住总统位子。然而,这一年的选举,由于有强硬政敌——46岁的金大中的参选,总统席位得的并不容易。在大约1200万张选票中,朴正熙只比金大中多得947000张,以53.2%对45.3%获胜。这表明,虽说朴正熙发展经济有功,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他的统治并不痴情。另外,这时期国际形势的发展,也突然间使韩国有了一种不安全的凶险感。“国际国内形势的恶化,是朴正熙在政治上明显走上了军事高压统治的道路。”

   第三种意见,认为是韩国国情的特殊要求。持此种意见的学者,无疑是在为朴正熙的独裁行径寻求开脱。朴正熙的传记作者玄雄就是典型代表。在玄雄看来,由于韩国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情况,因而特别需要有一种民族的统一意志来确立自治经济和自立的国防状态,而朴正熙之颁行维新宪法等等,完全是出于一种国家安全和发展的需要。他写道:

要想理解“维新宪法”后面意味着什么,首先必须了解总统从现在起让韩国人主宰自己命运的决心,在东亚事务中拥有发言权的权力和朝鲜人将永远作为朝鲜人而感到骄傲的决心。

新宪法着重强调了建立团结国民为经济和国防的需要去努力的有效领导,同时致力于消除低效率、浪费和腐败行为。而旧宪法大部分抄袭了西方的模式却极少考虑韩国国情背景。维新宪法旨在建立一种适合韩国社会现实的政治体制。

      上述三种意见,对韩国内政因素未能作认真考虑。
      仔细想来,研究朴正熙及其70年代的政治作为,有两个问题,很有必要搞清楚:一、为什么在1971年的总统选举中,在野党的金大中会异军突起,会对执政卓有成就的朴正熙连选连任构成巨大威胁?二、朴正熙的统治为什么会在70年代后期招致韩国人民的激烈反对?

      要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就应该考察当时韩国社会结构发生的某些变化。

     自进入60年代,朴正熙政权的经济发展政策,给韩国社会的底层——工人和农民集团的生活带来了重大变化。

    就工人而言,队伍正在迅速扩大,但整体状况却在恶化。第一和第二个经济发展五年计划期间(1962-1971年),韩国的迅速工业化和城市化,造成农民阶层急速分化,急增的外流农业人口成为廉价劳动力,从而增加了工矿业部门的劳动人口。农林、水产业就业比例,从1963年的63.1%,剧减为1971年的48.4%。相反,工矿业的比例,却从1963年的8.7%,增加为1971年的14.2%。在经济成长过程中,如波涛相逐般来自农村的民工,被制造业部门吸收为廉价劳动力,而工人的整体生活水平与其说提高,毋宁说下降了。从报酬的构成比例来看,1959年为38.7%,此后每况愈下,1964年下降为28.8%,直到1968年才恢复到1959年的水平。

    如表所示,60年代制造业部门工人的平均工资,不仅没有达到城市生活消费支出的总体水平,甚至还不够支付除了房费、取暖费、杂费之外的纯食品费用。
工人的劳动条件也没有得到改善。1968年,女工中工作6小时的占全体女工的13.7%,8小时的占17.9%,12小时的占20.9%,13小时的占15.2%,17小时的占0.4%,平均工作时间为11.1小时。而且,根据1970年8月至12月以永登浦75个企业为对象进行的调查,发现有78.7%的工人患有职业病。
制造业月平均工资与生活费比较    (单位:元)
城市生活费总额1961
1962
1963
1964862019659780196613560196720620196823190196926070197029950
年度 <td style="\&quot;width:" 101px\"=""> 92079亿元
次数 主要要求内容的比例(%)
按时
发薪
劳动
时间

89 38.4 3.4 22.5 1964 127406 6.7 0.9
113 61.9 8.2 14.4 1966 145168 9.6 3.8 3.0
105 80.8 14.5 1968 265941 5.3 1.9
70 70.0 2.9 22.8 1970 182808 2.5
101 68.3 2.0 18.0  
企业数 产值 微型企业(5-9人) 3.6 1.9
42.0 7.6 中型企业(50-199人) 21.8 17.4
3.8 18.4 超大型企业(500人以上) 43.4 55.0
31804个 266900亿元
年龄只有四十多岁的金大中,恰逢其时地成了备受众人瞩目的新总统人选。金大中来自工业相对落后的地区,更为人们看重的,是金大中提出了一套吸引平民大众的竞选政纲。
金大中在他的党内提名演说中发出豪言壮语:

    一个完全崭新的时期即将破晓,韩国政界的,更是我们政党的新纪元从此开始。我将作为这个新时期的先锋为人民的自由和富裕而战,我将不惜付出任何代价阻止朴正熙的永久统治。我将实现和平民主的政权移交。而这一步,自我们国家成立之日起就是人民的希望。

在1970年10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金大中大张旗鼓地宣布了自己的政纲:
1、废除国家预备役制。
2、由美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苏联和日本四国保证朝鲜
半岛的安全。
3、促进南北韩之间的和谐和互相交往。
4、完成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
5、与属于共产主义集团的国家建立外交和贸易关系。
6、发展大众参与的经济。
7、确立财税制度。
8、粮食价格双轨制。
        金大中的八条政纲,无疑都是韩国人民普遍关心的,而其中的第6、7、8条,又最能打动中小企业主和社会底层的心脉。金大中的跃出,给韩国政坛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相当多的韩国民众在金大中的身上寄托着希望。

        1971年选举的结果,朴正熙险胜金大中。不管怎么论说连任之后的朴正熙,有一点是肯定的,即朴正熙自1971年连选连任第三届总统后,对韩国的高压统治是更加变本加厉了,而这样做的政治后果,无论对朴正熙本人还是对韩国而论,都是负面性的。

偏袒资本家利益的朴氏政权的高压统治,造成韩国社会冲突频仍,而这又惹来政府的更严厉的镇压,而镇压的结果是进一步激起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青年学生和下层劳动人民的更大不满……国家进入了社会矛盾恶性循环的死胡同。

       朴正熙的独裁,有其主观原因,即朴正熙的混杂着责任感的权欲心太重,意识不到因他先前十年间的卓越领导已经基本脱贫的韩国人民和新成长起来的韩国新一代青年要求自由、要求社会公正、要求民主政治和渴望改善人权的迫切愿望。

       时代的主题正在变换。相当年,朴正熙靠军事政变刚上台时,韩国经济凋敝,一派萧条,人民的普遍愿望是希望当权者千方百计地发展经济,使人民尽早摆脱贫困,只要能达成此目的,即使统治者统治的手法严酷一些,他们也能忍受。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1963年和1967年两次总统大选朴正熙都受到普遍拥戴的原因。

      然而,赢得人民支持的喜悦,无疑使朴正熙变得利令智昏,意识不到当权者和人民的关系其实是一种能动的平衡,这种平衡,始终需要当权者及时调整国策来加以维持。
就70年代的韩国而论是有许多新情况需要加以特别关注的。

      例一,无论多么不平等,韩国这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工业化的国家。人民的生活状况已经得到改善。“许多人承认眼下的生活是他们自己从前做梦都不曾想到的”。

      例二,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韩国人民接受教育的比例大幅度攀升。人民的文化素质有了空前提高。例如,中学和高中学生的注册数目,从1960年的80.2万,猛增到1980年的416.9万。20年间增长五倍。大学注册人数也成倍增加,从1960年的10.1万,跃升为1980年的60.2万。此后不到10年光景便突破百万。这种速度在韩国历史及至世界历史上都洵属少见。

      例三,韩国中产阶级已基本形成规模,并表现出明显地要求政治和经济自由的倾向。调查发现,1960年,韩国只有20%的城镇居民认为自己属于中产阶级,1970年上升为30%,1980年,升至48%。1973年之前,工人实际工资增长比率是8.9%,韩国社会财富的分配模式,已经类似法国和美国。70年代,大多数韩国人都认为自己的生活较过去,特别是50年代,改善了许多,许多人家都有了私车。中产阶级的出现,为韩国政治发展注入了新的因素。关于他们的政治要求,从较早的一份(1986年)由一些大学教授所做的由韩国不同地区的各个阶层的1043人参与的民意调查中不难推知:

有90%的人认为:宪法应当赋予人民反抗政府的权利。

有87%的人认为:宁愿放慢经济发展速度也应提高人权。

      比较之下,1960年时民意调查结果,却是70%以上的人要求首先解决经济问题。

     从这种变化了的民意,不难发现韩国社会发展的时代主题的重大变化。

     中产阶级登上韩国政治舞台,是一个有意义的新现象。此前的许多年间,中产阶级只注重保护既得利益,对于学生和工人反压迫反剥削的抗议示威往往取旁观姿态。而今,当朴正熙政权经济上偏爱大财阀,政治上施行高压统治引发社会动乱,从而整体上威胁韩国经济秩序稳定时,中产阶级的既得利益也受到威胁。70年代,是韩国中产阶级在政治上开始发挥重大影响的时代。

指出上述三点,无非证明,像朴正熙这般聪明能干的政治家,在卓有成绩地当政了一个时期后,也变成了一个不识时务的人。他自视甚高,念念不忘以天下为己任,一心想依靠个人的才智把韩国引向富强。但他倾全力以行独裁治天下的结果,却阻塞了其他有志于国家政治的有为之士的跃出。他的政权,因日益缺乏在野党的有力牵制,也很快变成维护大财团利益的政权,疏远并且恶化了与社会中下层民众的关系,酿成韩国地区矛盾、阶级矛盾、社会分配不公等种种问题。
 
参考文献:
[1] 吴其昌 .《韩国政治:追求民主化与经济发展》,(John Kie-Chiang Oh,Korean Politics,The Quest for Democratizat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Cornel University Press,1999.)[M].
[2] 玄雄 .《朴正熙》,潘崎译,红旗出版社1993年版[M]..
[3] 金大中,《金大中哲学与对话集:建设和平与民主》,冯世则等译,世界知识出版社1991年版[M].
[4] 罗伯特 奥立弗 .《1800年以来的韩国现代化》(Robert T. Oliver,A History of the Korean people,From 1800 to Present,University of Delaware Press,1993)[M].
[5] 姜万吉《韩国现代化》,陈文寿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
[6] 金炳国 《金大中》(Kin Byong-Kuk,Kim Dae-Jun,Ilweolseogak,1992)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