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人生百味 >

宋伟:《凌晨一封信》

时间:2018-12-25 11:35来源:未知 作者:宋伟 点击:
  因为二战考研,我在鲁东大学多呆了一年。在准备回家,告别母校的前夜,我去见了老黄,还有这5年携手相伴的小伙伴们。
 
  说是告别,我却从未有离别的伤感,大学毕业也如此。我只当这是一种仪式,一种必须要做的义务。我想,你这20几年里,小学,中学,高中,应当学会了,或者说习惯了告别。为何此次,你却当成了一种仪式,一种义务。可能人总喜欢说成长,可实际上成长的机会就这么几次,能让你成长的人就那么几个,而于我而言,老黄便是其中的一个,或者说最重要的一个。也许他无心插柳,几句忠告,我却幡然醒悟,柳暗花明。我心中,总有一句话来总结老黄于我的意义,在大二我最为迷惘时,是老黄点亮了我前方的灯塔,让我真正意义上开始自信,这便是纪念的缘由。
 
  初识老黄,是于课堂上。未上课之前,我已对他有所耳闻:什么千万富翁,什么多么厉害。这些,我都未进耳,于我真正好奇的是他怎么厉害,怎么千万富翁了。记得那是早晨,阳光不多,我一进教室,一如既往的坐一排,这是我大一就立下的规矩。要不别来听课,要不就坐第一排。其实呢,我是有点胆战心惊的,一想,这老黄要是提我问题,我回答不上,那我老脸放在哪?后来,老黄上课时提过我几次问题,我无一幸免的都答不上,也许这肥了我的脸皮。老黄第一次上课的内容,我已记不清,好像是讲世界近代史。今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出场方式,只见他一身黑色风衣,手拿着黄色的公文包,一到教室门口,便威风凛凛的直步走向讲台,扫视了教室一眼,我们想着他要说着什么的时候,他可倒好,突然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喊一声同学们好,如一声春雷,惊醒了后山一大片睡意盎然的同学,而我们被这突来的气势惊呆了一会,紧接着像装了个弹簧一般,齐刷刷的站起来,立马吼回了一声老师好。对于过惯了舂眠不觉晓的课堂生活的我们,老黄的这一声同学们好,恰似来了个国家领导人,我们好久没见这般气势汹汹的老师了。后来呢,老黄给我们几个解释过,他这是故意的,想震震我们这帮心高气傲的小青年。紧接着,老黄又语重心长的提醒我们:你们啊,去任何一个陌生场合,碰到一群陌生人,不要怕!要敢于大声说话,敢于表现自己,这样,别人才可能注意到你,否则,一杯白开水,有何味道。老黄做事总有一些他的道理和经验。有时,他还刻意的做给我们看,现身说法,好让我们记住。老黄虽然年纪已在追60了,但是他一站在讲台上,仿若一个久经世事的高人,又像一个金庸小说里豪情万丈的大侠。只见他立于讲台上,黑亮的头发昂扬向上,透着一股任尔西北风的韧劲,眼神发亮的像孩子的双眸,好奇又精神,他的声音也很洪亮,恰如暮鼓晨钟,很解乏,很提神。说话时,时而低头深思,时而抬头远望,兴起时爽朗大笑,安静时眼光凝视,好似皆已看穿红尘。我呢,虽坐在第一排,老黄说什么,我已不关心。这般大侠,这般高人的模样,于我而言,好像梦想来临,从前的期望变的如此真实,心底好像风暴来临,卷起的那层层的浪花仍在今天,仍在心中激励着我。我想,男人当如此。
 
 
  这便是我见老黄的第一面,我觉得,是缘分,仿佛成长注定中会有这么一个人,在你彷徨不安时,让你坚定航向,找回初心。
 
 
  真正开始熟起来,是第一次我们酒桌畅谈。老黄下课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把他qq写在黑板上,要我们加他,有什么问题可随时请教他。还加了一句话,你们来,我请客做东,喝酒吃饭随意。我想,老师多多少少遇到过不少,请我们喝酒吃饭的老师,我生平未遇。这样一来,我对老黄的兴趣指数,又猛的上升了一大截。
 
  那次成行,不记得是谁提出来的。只记得,怕老师的情结加上老黄又是个大老板,在加上我们年轻又柔弱的内心,这三重因素,三种怕加在一起,让我心中犹豫不定。一方面,特别想见,而另外一面,又特别怕。这种矛盾的心情挣扎了几天,又听闻旁边的同学已去过几个了,这时好了,索性就给自己来个痛快,就今天联系,管它怎样。
 
  那次酒桌谈话的内容,我又忘了。记得在我们去的路上,老黄领着我们,他走在前方,我跟原哥跟在后面。这一路上,只有风吹来的呼呼声,也许第一次见面,总是这般,不知话从何起,从前觉着尴尬,现在觉得青涩,懵懂的时光,总是可以勾起美好,勾起怀念。
 
  老黄在一个韩国小餐馆,停下来,回声跟我们介绍,说这地,他常来,老板跟他很熟了。也许从90年后起,就不喜欢听说教,说什么这怎么怎么惹人烦呢。我呢,却特喜欢听老黄说教。这不,老黄也曾跟我们介绍过这与人相熟的理论。他说,中国是人情社会,人熟好办事。后来,我们去的地方,见的老板,老黄都熟。买红酒和烟的小商店,夏天吃烧烤的小摊,吃炒菜的小饭店,当然还有这家韩国小饭店。
 
  那家小饭店,要没老黄的指引,我恐怕已找不到,可这里有一件我们的趣事,我可尤为记得。记得随着烟酒的加入,我们和老黄初次相见时的生分,早已抛之脑后。老黄的兴致渐渐也高了起来,说起躲着家人,悄悄看书的少年时光,讲起大学苦学英语,终获大奖的青春岁月,追忆起做生意时血本无归时的苦闷和幽暗,又记起其卷土重来的光辉岁月。哈哈哈哈。。旁边不知怎么传来一个女人的大笑声,打断了老黄的思绪,也让我们多少有点心生不满。只见老黄高昂的情绪消了下来,脸上顿时充满了不满和生气。他猛的回头瞪着那女的一眼,我发觉,空气似乎有些凝固,正当我们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老黄猛的一拍桌子,大吼了一声喝酒,吓的身后那女人猛的一抖,一声惊吓声,仿佛失了魂。而老黄呢,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少年,两眼放光的朝着我们乐。事到如今。我还十分清晰记得老黄那乐开怀的模样。我想,这老师可真有趣。这世界有太多的古板正经的人和事,没想到这会发生一个老师身上,发生在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大伯身上,也许,这里面是一种精神,叫童趣,叫童真。
 
  回想起大学时光,最让我苦闷的是大二。记得当时我特别想找到一个抓手,找到一个努力的方向,可是,越努力,越着急,好像一记记重拳砸在棉花上,没有一点改变发生。更为极端的是,我以弃考表达对考试的不满,以退学发泄这几年的碌碌无为。正当我苦寻无门时,第一时间我想到了老黄。
 
  于我而言,联系老黄又成了一件困难的事。因为上次有朋友陪伴,这次单枪匹马,自己嘴又笨,没话说怎么办,老黄有事怎么办,一切乱七八糟的问题又笼罩心中。可还好,毕竟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再走第二步虽然也很难,但起码有了胆量。
 
  这次与老黄的见面,是我大学生活的一个转折点。之前是阴云密布,而之后就算是大雨磅礴,等它几日,雨过天晴再出发,也不迟,这便是整个心态彻底改变,也许这便是成长的脚步。这次见面,我们似乎已忘了时间,从早上7点一直聊到晚上3点。老黄像一个取之不尽的藏宝库,又像一个历经百战的英雄,他的话充满了哲理,充满了自信,充满了坚定,不像心灵鸡汤那般浮华而无用,像一把火炬点燃了心中的火焰。让你知道与其像个哀怨的祥林嫂,不如做个真的勇士,去前进。整整一个晚上,差不多6个小时畅谈中,老黄神采飞扬,没有一丝疲惫之感,像要把他毕身所学要全传授于我,而我呢,十分专注的去倾听,去体会其中的智慧,我没有一丝疲乏之感,要照往常,听10分钟的课,我早已哈欠连天。而这几个小时里,我仿佛着了迷,入了魔,生怕自己会错过什么。也许老黄讲的,全都是你感兴趣的,既然是感兴趣的,你心中充满了喜悦和期待,怎来的疲惫之感。有几次,听着听着,我甚至不由自主的起身,望向窗外的天空,心里就想了一句话,这世界,可真辽阔。
 
  凌晨三点,老黄觉察到我有点疲惫,便要我睡在他公司里,这么晚了,宿舍也关门了。我当时有点迷糊,便一睡方休了。我尤记得那天睡醒的清晨,朝阳从未像今天这般耀眼,坐在回校的公交车上,仿佛昨天有千万吨力量注入了心里,我从未有如此的感觉,安定而又澎湃,我想,这就叫自信。我立马回想起武侠片常有一种情节,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得到了一个世外高人的真传,内力猛增,武功精进。回想起昨天的彻夜长谈,我真有如此感觉。也许,正如阿好所说生活就是一块一块的巧克力,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同样,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让你既定的轨道发生了改变。
 
  也许,离别对现代人来说,不算什么难分难舍的情节。于我而言,有些时刻注定会成为永恒。记得与老黄喝完酒那天晚上,我们不知哪来的兴致,几公里的路,我们决定不坐的士,走回学校。可突来的小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便只好听天由它,坐车回去。老黄先到家,便领我们到一个避雨的小亭子,这秋日夜晚加上一阵一阵的冷风,再加这一丝一丝细雨,便更显寒冷,老黄拿出烟盒,抽出一根根烟,散给我们,然后同往日一样,总是他,作为一个长辈,作为一个老师,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大老板,他主动给我们点烟,而且每次皆如此。我看此情景有点恍惚。突然灵光一现,想起课堂上,老黄说大学毕业时,班上要填一个表,表上有一个问题: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老黄一言总结:做一个受人尊重的人!
 
  按理来说,老黄对我如此,我应该谢字不离口。可写完这全文,全无一谢字。为何?其实呢,这道谢的话,我第一次见面就说过,可老黄听完了这话,似乎很不高兴。到现在我还不知为何,但是至此之后,我说谢谢的次数越来越少,只限于初次打交道的陌生人。也许你感恩于人,最后不要语言,最后别承诺,未来的一切会在行动中揭开迷雾。
 
  这篇文章,想写是很早之前的事,写完是今天才完成的事,总怕这写的不好,但写的不全。老黄这个称呼,自己也有点忐忑,因为山东是很重传统的地方,这个似乎有点不尊重老师。
 
  但我一想,很早之前,我便未把老黄当外人。见面的机会还很多,以前都叫黄老师,下次见面,便叫老黄。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