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精品随笔 >

谢晨:《“地中海首次鼠疫的研究”读后》

时间:2020-04-09 23:14来源:原创 作者:谢晨 点击:
 
      首先感慨,从没有看过一篇令人如此惊心动魄的论文,血淋淋的数字,一笔一划都是生命。更加深刻体会了“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这句话的含义。
      陈志强教授将这场公元6世纪中期爆发于地中海世界的“查士丁尼瘟疫”,论述得十分清楚透彻。从源头到影响,从受瘟疫摧残的人们到感染者的症状,从史书记载到联系自然科学,基本还原了当时瘟疫的惨烈状况。这些关于鼠疫感染症状的触目惊心让我无法再去看第二遍。为什么会选择这一篇论文来读呢,大致是因为直到今天我们也依然在与瘟疫病魔作斗争。
      庚子开年,我们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战“疫”,度过了一个令人终生难忘的春节,直到今天,我们也依然受疫情影响没能及时回到学校。“查士丁尼瘟疫”爆发于公元6世纪中期,传播至亚欧非,死亡人数成千上万数不胜数,并且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一次,每次都会在不同的地方,到后来甚至又变异回到最初爆发的地方。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地中海地区交通便利,与外界交流甚多,且主要是粮食交易,一旦从这个地方爆发,将会最大限度的扩大感染面积,一些受鼠疫影响较大的城市损失惨重,但也同样有一些城市因为感染人数不多而勉强保全。人们恐慌、失措,求问神灵,驱魔除鬼,但却无济于事。“瘟疫来临时,许多人声称看到了像人形装束的鬼怪幽灵,这些人都认为自己是被鬼怪身上的某一部分所迷惑。其实他们在看到幽灵时就感染 上了瘟疫,他们开始大喊圣徒的名字以驱除魔鬼,但根本无济于事,因为连生活在教堂中的人也未能幸免于难。”
      或许在从前我会觉得他们这样做非常愚蠢,但是在经历、感受过疫情之后发现,他们之所以在灾难来临时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信仰,更是在走投无路时的唯一希望,他们希望自己信仰的神灵可以给他们一线生机。由此联想到我们疫情初期一段又一段的所谓的“神学”谣言,传谣者之所以愿意相信这样毫无依据甚至是荒谬的言论,不过是大众在面临危难之时的一种精神寄托,希望这件事情快点过去,让家人朋友尽快脱离危险。在公元6世纪,那个科学技术并不发达的古代社会,一旦有危难,人们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神灵眷顾,平安度过灾难。
      接下来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关于鼠疫患者的患病症状和当时的社会状况的内容。都是血肉堆积起来的文字,社会的底层更是狼藉,由于没有人照顾饥饿致死的,由于患病精神错乱被殴打致死或者筋疲力尽致死,更有甚者,用牙齿撕扯皮肉,一点一点临近死亡之门。有一些鼠疫严重的城市,连尸体都没有地方处理,一个坟墓被人强硬或者偷偷地塞进去好几个人,偶尔在大街上碰见一个人,这个人是在搬运尸体……这一场规模庞大的瘟疫,延续了很久,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地中海地区社会恐慌、生产停滞、人口锐减,政府再怎样努力似乎也无济于事,社会秩序的混乱,民众的饥饿,给地中海地区带来了巨大的波澜。
      中国历史上也曾经有大规模的瘟疫,从这篇地中海地区的鼠疫研究论文可以想象,每一次大规模的瘟疫在医药科学不发达的古代社会到底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无数民众生命的逝去,多个家庭的破裂,哀鸿遍野。
      而今我们也正处于一个历史性阶段(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在三个月里,中国经历了什么,从病毒的出现到爆发,封城到现在的疫情基本控制,我们牺牲了很多,不仅是经济,还有,人,很多人。我为什么会想要写这样一篇札记呢,不仅是因为这篇论文让我触动很大,而是,我从头至尾见证了庚子一役,意难平。当我知道4月8日武汉将重新焕发生机,热干面将要彻底满血复活,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文字表述我内心的感慨和激动,甚至是感动,这样一座城市,阔别重逢,在过去76个日夜里经历过的漫天的黑暗,我不是武汉人,不是湖北人,是与湖北与武汉守望相助、共饮一江水的赣鄱大地的一份子。过去的这几个月,每一天都在关注着汉水之滨的这座城,新闻里增长和确诊数字从数万数千降到零,每一次的减少都令人振奋。前几天的清明节,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是,“谢谢你们为武汉拼过命,谢谢你们为湖北拼过命。”在防空警报声中我度过了最漫长,最安静也是最喧嚣的三分钟。寒冬已经过去,春天也来了,但是有人却永远留在了寒冬里。缅怀没有等到这个春天的人,致敬所有给我们带来这个春天的人。
      2003年非典时我尚小,2020年我已经长大。经此一役,我深切地体会到了我的国家何等伟大,人民何等伟大!今天是4月7日,等零点过后,我要亲口对武汉说一声:武汉,你好!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