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精品随笔 >

黄兆群:《变相的科举而且不敢说不情愿》

时间:2016-04-24 23:20来源:原创 作者:黄兆群 点击:
变相的科举而且不敢说不情愿
 
       说民主最好。书呆子气了。琢磨过咱东方和西方文化的内中区分和小鸡不尿尿的玄妙道道吗?西方人有句名言 【管得最少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到了我们这边,您敢说这样的话吗?不敢啊。这么多人。似乎应该说【管得最多的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这也就形成了我们东方实际上最受好评的制度是开明的君主专制。孙中山晚年有一句悲叹,说【早知民国这样乱,还不如,当初不出面起来闹革命了】 的确是心腹/肺腑之言啊。城头变幻大王旗,让几代青年都纳闷,倒底如何,到底何处,才是内心的最大温暖?!一下子,莫衷一是了啊。大聪明人/富家弟子--弘一法师/李叔同,写那个意境迥远适合长箫短笛的乐器才能咀嚼出韵味的“长庭外/古道边”的,人家不就是绝望了吗?把一代才子埋葬在制度下边,情何以堪?几千年,人口众多,谁也不敢拔着头发往天空猛劲儿窜。西方的民主自有西方的道理。人家地广人稀,自己动手儿开辟家园,富足饱满。后来新航路开辟了又到处掠夺,百姓也乐乐呵呵——我原本的和我现在得到的利益我自己来管。大爷做派。看看那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德国和美国。没办法比啊。发展的时间差和地域的变换。叫苦连天也没有人愿意睁眼看你一眼,是咱这边最大的社会麻烦。我上课的时候就说过,咱中华的第一个君王是谁?是领导大家治水的。时空的环境的老大的局限,构成了不同的文化承传。关键就是搞个公平吧。其他的,你不敢想不能想也不应该想。设若,在中国的地面上有了若干个党,您怎么办,国家怎么办?看看韩国、泰国、台湾和西边的乌克兰,国会开会,打得一团团乱!所以,我在写韩国历史的时候,思维的着眼点,与百姓而言,专制不可怕,就怕当政的头头是势利眼,就给自己的那一帮子拼命划拉,忘了社会福利,忘了普天下的荣辱和苦难。朴正熙,那一节,最能代表我的历史观。搞好了,就是百姓的保护神,管他民主不民主的形式上的变幻。古来考科举,考状元,无非是找些民间的力量帮助王朝管理这一方水土人民的冷暖。现如今,党治理的文化思路和格局,还是没有啥多大改变。中国人,您敢说,您敢负责任地(倒底该用哪个“的、地、得”?) 说一嗓子,我不情愿?!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