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新人新作 >

罗朝瀚:《浅述拜占庭帝国军区制与唐朝府兵制之异同》

时间:2021-04-17 21:26来源:原创 作者:罗朝瀚 点击:
      历史,犹如一张繁杂却不失脉络的线网,被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人们所共同织造,各类制度、思想不断交汇、碰撞,在岁月长河中溅起点点浪花,仿佛在展现各自时代的繁华。在学习世界古代史和中国古代史时,我倏然发现在7-9世纪这段时期拜占庭帝国所创军区制与唐朝府兵制有些许相同,怀着对知识的好奇与疑惑,我便查阅相关资料,从背景,内容、作用及结局方面探寻两者之间的异同之处。
 
      在背景上,首先,两者都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且在继承前代制度的基础上不断完善。
 
      军区制承袭罗马传统,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就已有相应体现与实践,后在总督制的基础上所建立;而唐朝府兵制的建立亦是承袭隋制,源于魏晋时期。
 
      在罗马进入帝国时期后,特别是皇帝塞普提米乌斯·塞维鲁确立了以军人为本的基本国策后, 更多的军人或平民屯户出现在帝国已经征服或者是新征服的土地上,从而实现对疆土的有效统治。他使农业居民 (包括 “蛮族 ”土著居民、士兵和罗马化的非拉丁居民, 即“屯户”)集中居住于原本驻军的设防堡垒中, 授予相应的自治权 ,使之承担维护边防的任务 ,在必要时则编入野战军上前线作战。这些屯市内的居民名义上是屯户, “其实是军事化的小地主”,这样塞维鲁便成功地实现了农民阶级的军事化,做到了藏兵于民,同时也有效地开发了边疆经济。塞维鲁王朝的最后一任皇帝亚历山大·塞维鲁,曾下诏将所征服的土地(包括土地上的奴隶和牲畜)分配给辅助部队的首领和士兵, 而且规定,受地者须世世代代为帝国服兵役,他认为 :“如果战争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土地 ,那么他们将会付出更大的热情… …”这种价值取向显然被中世纪的拜占庭所继承,而后莫里斯皇帝时期在迦太基和拉文那建立总督制,为希拉克略王朝军区制创立奠定基础。
 
      从汉代至魏晋,以持续羌战伊始,大量北方少数民族进入中原地区,并先后在中国北方建立了一些政权,这些政权实行汉胡分治,为了防治汉人的反抗,这些政权基本不以汉人为兵,而世代为兵的北方民族逐渐成为府兵。在南朝,从北府兵开始,以北方流亡到南方的人民为主,也逐步形成了世代为兵的情况。这种情况的进一步发展便形成了府兵制。起初实行的是兵农分离的世兵制度,当兵者被列为兵户,世代当兵,地位低下。而后宇文泰在西魏建立府兵制,改变了世兵制下国家兵户转为将领私兵的趋势,实行国家统一的指挥和训练,府兵都成为皇帝禁卫军,将领对士兵“自相督率”的现象不复存在。隋时府兵制在前代基础上与均田制结合发展,最初仍为兵农分离,但与均田制结合后,通过土地逐渐趋向“兵农合一”化,到唐太宗时达到成熟。综上府兵制起源于西魏,完善于北周、隋两朝,盛于唐太宗之时。
 
      其次,在创立与完善的目的上两者大致相同。
 
      军区制创立的直接推动力是恢复对波斯战争结束后的边疆地区生产,加强对边境地区的防御,从而巩固统治,而唐朝府兵制完善背景的一大重要目的亦是对国家政权与统治的巩固及稳定。
 
      希拉克略王朝统治时期,拜占廷始终处于动荡之中。当时面临的最大威胁便是外族入侵。当时,阿拉伯人的崛起征服了帝国在西亚、北非的大部分领土;斯拉夫人和阿瓦尔人从北方入侵巴尔干,直接威胁首都君士坦丁堡;波斯帝国作为劲敌在帝国东部连续进犯。在如此危机下军区制便应运而生。
 
      唐代府兵制大致沿袭隋制,经唐太宗贞观十年(636年)的整顿健全,唐代府兵制比前代更加完善,自始至终贯穿着加强中央集权的原则,并以“内重外轻”作为设置府兵基本单位的指导思想。以此对于中央集权的巩固与国家统一的维护有着重要作用。
 
      在内容上,两者有着“兵农合一”这一显著特点,但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上有所不同。
 
      在军区制度下,政府将分散于帝国各边界要塞之地和多瑙河岸的驻军划分为数个军团戍守区 , 由军团将军操纵当地最高的军事 、行政、司法和税收权力 ,选任文职官员管理非军事事务。那些无人耕作的土地则按照罗马时代的传统, 依军事编制逐级分给官兵 ,使他们亦军亦农, 在战后的和平期间 开发边境地区荒芜的土地资源, 以自给自足的方式补充军队的基本给养。同时要求他们在对敌战争 需要时随时拿起武器 ,保护自己的家园。
 
      唐朝府兵制的组织机构大体沿袭隋朝,十二卫仍为最高领导机关.唐太宗时府兵制以均田制为基础,达到了比较完善的地步。政府将农民按贫富分为九等,六等以上的农民,每三丁选一丁为府兵,免其租,但兵器、粮食衣装等均须自备。唐太宗时,全国分置多个折冲府,多数集中于关中地区,均由十二卫和东宫六率分领。府兵除出征与轮流卫戍外,其余时间均居家种田;农隙时,由折冲都尉统率教习攻战之术。府兵的征调要由中央兵部下发兵符,经与地方军政长官对勘相合以后才可,战争时期,由中央临时配备将领,率领府兵往赴征战;战争结束,兵归其府,将帅则解除兵权。
 
      综上,两者在发展中“兵农合一”特点显著,这样形成的农兵阶层都是在和平时期居家耕作,发展生产,战争时期奔赴沙场,保家卫国。但是不同之处在于军区制在实现兵农合一的过程中亦实现了军政合一,地方军区有一支随时可以调动的军队,军权过度下放于地方,在行政权结合发展下导致地方军事贵族势力不断壮大,易形成地方割据实力,威胁皇权,形成中央与地方“内轻外重”的局面。
 
      府兵制在加强中央集权的思想下严格把控地方分权,府兵的调遣权力由尚书省兵部牢牢把控,战争时期将领的临时配备更有利于防止将帅拥兵跋扈,威胁中央集权,且折冲府的设置多集中于关内地区,拱卫京师的军队呈优势数量,综上在有利于加强中央集权,形成“内重外轻”的局面。
 
      在国家财政支出方面,军区的将军和士兵有固定年俸,其战时装备、军需给养等并不完全依靠自己所耕种的土地,而府兵制下府兵在国家免其租调的情况下兵器、粮食、日常用品等,均需自备,国家毋须为其负荷军饷。综上两者的实行对于减少国家财政负担有着积极作用。
 
      大凡宇宙万物,亦存正反两面。在作用方面仍存异同。
 
      从军区制来说:
 
      1.在统治区域的军事化结构,缓解了拜占廷帝国自查士丁尼以来面临的人力资源短缺和财源枯竭的困难,为军事上的胜利提供了人力和财力保证。
 
      2.军政合一的一元化领导极大地提高了地方管理的效率和军队的应急能力,各军区能够依照本区实际情况进行相应调整,减少因上层决策与实际情况不匹配所造成的资源损失。
 
      3.军区制造就了一批以土地为基础的军事贵族势力的兴起。
 
      4.军区制下“兵农合一”,促进农兵阶层的出现,对于因战乱破损的小农经济有着恢复作用。
 
      从府兵制来说:
 
      1.有利于加强中央集权,削弱地方分权,对巩固政权及国家统一有着重要作用。
 
      2.“寓兵于农”,不仅扩大兵源,亦促进小农经济发展。
 
      3.有利于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稳定。
 
      两者在巩固统治,缓和社会矛盾等方面的作用不尽相同,都是在服务于统治阶层的情况下演变而来。不同之处在于军区制所催生出一股新的势力——军事贵族,实为国家统一、中央集权之隐患,而府兵制下未产生新的势力,政府通过一系列措施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
 
      最后,在结局方面,两者仍不可避免的被时代所淘汰。
 
      从本质上说,军区制是依托于强大的中央集权之力,当经历长期对外战争,皇权衰弱,国家土地资源日趋减少之时,当地方军事贵族日趋强大,吞并军农的军役地产之时,军区制便逐步瓦解,最终被普洛尼亚制所代替。
 
      对于府兵制而言,其所实行的重要倚靠是均田制,但随着人口的增长及土地兼并的加剧,均田制被不断破坏,能够分授给农民的土地愈加减少,因而农民对于府兵制下兵粮自备的沉重兵役也难以负担,最终府兵制不可避免的走向瓦解,最终被募兵制所代替。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对比两种制度的衰落,不难看出“土地”在其中充当重要角色,对于广大人民来说土地是生存之根本,而对于国家而言人民是统治之基础,但受于时代的限制,封建经济制度下对土地本身就有兼并性,或许这两种制度的兴起及衰落,本身就是历史的选择呢……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