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东西文化 >

黄兆群:《东方之日兮》

时间:2018-12-03 17:51来源:原创 作者:黄兆群 点击:
      【“东方之日兮”】这几天,读自己以前从烟台旧书摊上买到的杂七杂八的闲书,而《诗经》是我刚好在读的,没有封皮,也不知译注者是谁。内中有一首短诗,引起了我老大的兴趣,也就是“国风篇:齐风”。且来看原文:【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怎么解?原译注者给出的词是:“东边日头暖又暖,美人容貌赛天仙,走进卧室心喜欢,走进卧室心喜欢,脚步轻轻靠身边。/ 东边月亮弯又弯,美人容貌赛天仙,走进内室心喜欢,走进内室心喜欢,脚步轻轻到身前”---- 对否?对否?感觉有两个不妥,两个不妥啊。先说第一个,就是感觉意对、情对,而实境不对。原译注者把“室”翻译为“卧室”而把“闼”翻译为“内室”,不太符合齐地风俗(古来齐国的基干疆域或者说主要地盘,当为如今的山东北部、东部和河北南部、河南东南部以及安徽的淮河以北的小部分)。齐地民居,一般为三间室或五间室。中间为“室”,两侧为“间”,所谓西间、东间,也就是古代的“闼”。把“闼”解释为“内室”是对的,而把“室”解释为“卧室”则是别扭的。-----再来说第二个不妥,就是“东方之月兮”的解读。不知原译注者为什么要把这个短语注释为“东方月亮弯又弯”,哈 !为什么要弄出个“弯又弯”呢?月亮一弯,场景就大不一样了啊,人的情志似乎也随之大变。例如:“月上柳枝头,人约黄昏后”,一般解为上弦月,温暖而美好;而毛泽东的手笔“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应该解为下弦月,清冷而又引人无尽惆怅。其实,原诗句完全可以大而化之地解读为【东方的太阳明晃晃,美丽的姑娘,来到我正堂。来到我正堂啊,坐在我的膝盖上。/东方的月亮亮汪汪,美丽的姑娘,进到我内房。进到我内房啊,和我缠绵情意长。】---- 问时间吗?其实就是白天和晚上发生的一场男女恋爱故事,一如巴黎之恋。简言之,白天男女戏耍,晚间男女共眠。问男女年龄吗?年龄可能相仿,也可能大男少女,还有可能是女孩主动依傍男性的贵族大款。女性显然是主动的,类似云南的走婚,只不过是女性所为,但不能断定是母系氏族的遗风,因为场景是男性的处所。何人所作?意淫者、幻想者还是有妇之夫,抑或这个折子真实还是虚幻?后来者的眼里,这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几行文字,透露出了远古祖先的人间至性,那么放荡,那么无忌,一切的一切浑如天籁。爱,我做主,无须媒妁,更遑论后世的所谓什么文明的礼教那些个内三层外三层的重重束缚。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