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经世致用 >

于培民:《篇首寄语--<中国新教育>》

时间:2017-06-21 16:45来源:未知 作者:于培民 点击:

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灿烂的文明令世界为之倾倒,而教育是这种文明的核心内容之一。孔子“有教无类”,《诗经》:“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学记》始论方法:“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终释高标:“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让我们诚惶诚恐,不知如何绍续这笔伟大的精神遗产,然而惶恐之余,平静之下,细细打量,才发现对教育的理解及其长效目标的预设,多数情况下,始终处于一种模糊而又似是而非的状态之中,教而不育,育而不成,成而不通的现实又使我们茫然不知所措而又苦思不得其解,问题终需解决,哪怕意向、 草图、架构、总要迈出第一步,于是有了这本《中国新教育》。

教育不分新旧,所谓新,非图时髦、非逐潮流、非迎时俗,非故作惊人之举,亦非“挟洋自重”,横通曲解、人为断旧,而是以新思维、新理念、新方法,于教入手,由育见成,开发天性、培养本真,成就高雅,回归简约,唤醒秉赋,拒绝平庸。让生命自由表达,虽有力所不逮之虞,绝不减向往致至的热忱。

孩儿是祖国的未来,教育的重点,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一切,为了一切孩子。想法伟大,宏慈博爱,已无以复加。而以“新教育”的视角投注,“为了”本身是否合理,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以成年人的功利心作为目标指向,那么这种“为了”就是实实在在的赌局,是真正的输在了起点上。让孩子当下快乐,过程幸福,最终有成,是所有教育的最高境界。《周易》中的“各正性命”,就是生命的自然进程不被扭曲,古人的“天人合一”就是人与自然无差别的顺时合序,任何一种身怀绝技,在命理阳光、心灵灿烂的天性面前,都是那样的莫名和不屑一顾。

“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这是另一个版本的“三希”,是人往高处走的别一说法,人不甘平庸,追求成功,渴望腾达,是社会进步一种最持久、最直接的推动力,无可厚非。然大千世界、芸芸物灵,拔其类,出其萃者毕竟有限,绝大多数命寄凡途,然平凡不等于平庸,活出自己就是最大的成功。“新教育”无力把凡人培养成天才,而是让他们找到自己。你是天地间的唯一,无论佛陀、无论耶稣,你具备的他们都没有,放下能放下的一切,扛起能扛起的所有。由知而行、由行而知,这世界永远有你独特的舞台,人生没有雷同的模式,要学会面对上苍问自己,而不要面对自己问他人,成功是对人生意义的深刻领悟和坚守,而不是外在任何的令人目眩的光环和标饰 ,无人不可成功,无人不可幸福,无人不可灿烂,无人不可伟大,培养出这种自信,是“新教育”永恒的追求。

教育既要脚踏实地,又要眺望遥远,没有坚实的大地,岂不蹈虚,没有目接八荒,怎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东方孔圣,西土耶稣,何分彼此!稷下学宫,雅典学园,皆我向往。向西方学取是一种达观,以西学烛照汉典是一种虚心,更是自信,永远只做规划性的指导,绝不僭越代作模型的设定,是“新教育”不变的宗旨。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人才罕见,毕竟存在。降人才由天公负责,“新教育”只是以自己的视角对这种生命的奇迹给予持续的投注和专业的考量,并将结果与所有人分享。这样,读懂了人才,照亮了自己。人才与我,已然有了冥契神交。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李白、杜甫、白居易,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梵高、莫奈、拉斐尔,但每个人只要有了正确的导引,一定会成为真正的自己,千万别小看和误读了这一点,滚滚红尘之中,能最终找到自己的人,实则少之又少。若能在此一路辙上 ,有绵薄之力的贡献,对“新教育”而言,善莫大焉。

永远不追求知识的灌输,永远不把背诵诗词歌赋作为炫耀的资本和成绩取得的标志性内容。学诗,是为了温柔敦厚;学书,是为了疏通知远;学乐,是为广博易良;学易,是为了洁静精微;学习琴棋书画,是为了唤醒灵魂深处的浪漫与人性的自由和感知世界的认知高度,而与成家成匠,考级评分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没有学术层面的答案,却必须有属于自己的叩问。《天问》中屈原一口气问了一百七十多个问题,他回答不了,依然是最伟大的诗人。“新教育”希望所有的人接着屈子,永远问下去。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