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群英网

当前位置: 群英网 > 学术批评 >

严一新:《姓氏及族谱文化古今谈》

时间:2021-04-09 20:22来源:原创 作者:严一新 点击:
      原始人没有姓名。为了表述的需要,群居的人们慢慢对大王形成了统一的称谓,产生了最原始的名称,但没有文字记载下来。后来产生了文字,人们开始对口口相传的古史零零星星做一些记载。后来产生了史官,他们出于责任担当,开始对古史进行系统化描述,开始各种“创世说”的构建。尧、舜、禹便成了先王的大名。后来人们寻找归属感,“郑国”人以“郑”冠于名前,“吴国”以“吴”冠于名前,于是产生了姓。后来小国被灭,“国家”越来越大,阶级、阶层慢慢分化,人们便以“官职”来与他人区分,把职官名称冠于个人名前,于是形成了一批以职官名称为姓的姓氏。如史官的后代姓史,尹(古官名)的后代姓尹,乐官“钟师”的后代姓钟等等。经过若干世纪后,一些文明化比较慢的庶民也开始模仿贵族跟自己取名找姓,他们找姓的方法是以职业为姓,铁匠姓铁、陶工姓陶、巫术之人姓巫、屠宰之家姓屠等等。也有以先祖名字为姓氏的。各种找姓方法,今天难以穷究尽述。
 
      总之,最早得姓,就像我们今天叫什么名字一样,是可以选取的。而且姓甚名谁,并没有专利权,因而碰车的情况非常普遍。几乎每一个姓氏都可以追溯出多个源头。这个时候,姓,并不表示血缘传承关系,它更多的意义是表示一种文化认同。如我们都是鲁国人,我们都从事陶冶行业等等。
 
      得姓之后,后辈随祖先而姓,姓才慢慢有血缘传承的属性。
 
      后辈改姓的情况也很多。如避忌讳改姓,避祸改姓,觉耻改姓(如“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也有蒙恩改姓的(如郑成功蒙恩赐姓朱,被称“国姓爷”)。
 
      谱牒的出现比姓氏的产生要晚许多世纪。其发展路径也是先贵族后庶民逐步推广的。但是,经过汉末魏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唐末五代十国,宋末崖山之后等历史变乱,中原板荡,豪族南迁,人们流离失所,古谱不复保存。到了明代,天下安定,开国皇帝朱元璋要追溯自己的祖先,只能根据乡亲们的记忆,上追五代,写下《朱氏世德碑》,说:朱氏世次,自仲八公之上,不可复考;今自仲八公高、曾而下,皆起江左,历世墓在朱巷,惟高祖葬泗州,先考葬钟离,此朱氏之原委也。有大臣建议朱元璋认朱熹为祖先,但朱元璋实事求是,不肯随意攀附。朱元璋从自己祖先无考,想到崖山之后,中华文化需要重建,因此下诏天下修族谱,从族谱中找回祖先的精神文化。他的儿子朱棣,则下诏修成《永乐大典》。后世朱厚熜皇帝则重新厘定礼乐制度,以孝治天下,民间建祠堂、修族谱成为一朝盛事。民间修谱,有的像朱元璋一样,只以自己知道的祖先为始祖,先世无考就留待后人去考。但更多的是追求完满,牵强附会追溯到黄帝,甚至黄帝以上。现在普天之下,都是炎黄子孙,我不知道炎黄时期的庶民,他们的子孙在哪里?因此,我的观点:无论姓氏还是族谱,都是一种文化建设。同姓或者同谱,首先是文化认同,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姓字。血缘纯正曾是豪门贵族的追求,因为他们自以为血统高贵。但朱元璋“朕本布衣”,彻底否定了血统的贵贱论。事实上,从姓氏的产生和族谱的修撰过程看,最初都是文化建设,文化认同,而不是血缘登记。从父姓而不从母姓,也没有科学依据,而只是一种历史形成的文化现象。在今天的修谱过程中,仍然有过继、收养、一孩化情况下孩子能否随母姓等问题需要处理。随着科技的发展,试管婴儿、代孕、借精生子、克隆技术等社会现象也要在社会文化上做出调整适应。族谱合修、支谱接入总谱、一省联谱、全国通谱等编修也会有许多问题需要进行技术性处理。这都需要我们对姓氏、族谱文化有通透的认识,不要有太多执念。举一个例子,假如家族中,一个男孩娶了一个黑人女子,生了一群黑人孩子,这些孩子确实是男孩的血脉,但人种变了,不是黄种人了,你认还是不认?如果我们承认他们的血统,为何不能承认孩子随母姓的正当性?
 
      现在有一些伪学者,企图携DNA检测技术窜入民间修谱寻求经济效益,提出什么可以建立“血谱”。DNA检测用于人种研究和识别,也许有科学性。但用它来建立所谓“血谱”,纯粹天方夜谭。因为姓氏和族谱的源头,是人类文明化过程中的文化建设和文化认同,只是近代才形成了血缘遗传关系。DNA检测可以检测到有相同的遗传基因,也无法检测出人们的辈分关系。如果两个同姓的族群,经检测DNA不一样,如何区分正统与否?难道他那里有黄帝的DNA标本?即使DNA检测确实功能强大,可以追溯到人类的起源,鉴定出某某并不是黄帝的后代,而是黄帝时期庶民的后代,难道它可以让人类回到原始状态,让历朝历代的人类文化建设变成一地鸡毛?所以,科研成果,不能为追求经济效益而滥用。人,虽然可以“科学”地定义为动物,但人毕竟已经文明化,要区别于动物。心脏支架可以医治血管高度堵塞,但为了追求经济效益而广泛用于亚健康人群,就无天良了。DNA检测如果妄图用于解构人类的文明化建设,拆散族群的文化认同,让人类还原为动物,回到洪荒时代,也应该受到文明的谴责和排斥。
 
      姓氏文化和族谱文化,是人类文明化的成果。是中华文明延绵五千年不绝的重要原因。任何革命,都难免出现过激现象。但革命热潮之后,人们都会回归理性。因此,虽然革命曾对宗族文化进行过否定,我们今天重建宗族文化,不是否定革命,而是在革命的基础上,回归理性。有进步意义的人类文明成果,既不应被革命否定,也不应被“科学”解构。
 
      每一个人都是父母的基因合成的,随父姓是一种历史形成的文化现象。经过无数代的繁衍,不知道我与同姓的兄弟还有多少共同的祖先基因,但绝对不如我与血表兄弟的共同遗传基因多。我认同同姓兄弟不管隔了多少代,甚至毫无相同遗传基因都是一家兄弟,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姓氏文化认同。血表兄弟不管多亲近也只是亲戚,因为我们没有共同的姓氏文化认同。这就是中国文化,我是中华子孙,必须遵循中国文化。
(责任编辑:群英网编辑)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